姑娘怀孕去医院,指着肚子说了一句话,医生当场吓跑!

“废物凡,赶紧给我把衣服洗了挂阳台上晾干,快点!这屋子怎么回事,这么脏你就不知道扫扫?养你还不如养只狗!狗都能拉出去溜溜,你呢?”青城一处高档公寓里传来一阵尖锐的女声。

“哦!”宋小凡将挂在脸上的衣服给扒拉下来,面无表情地看了看手上的粉色带蕾丝边bra和黑色小内内,随手扔进了盆里,似乎对这一切已经司空见惯。

“哼!没用的东西,也不知道我姐怎么看上你的。我要是你,早死了算了!”古熙岚傲娇扭头,迈步离开。

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把这个穿着白色背心,坐在小马扎上搓衣服的男人放在眼里。

甚至,毫不掩饰的流露出厌恶与嫌弃。脚步匆忙,似乎和他在同一空间下呼吸都是件难受事。

而这,就是古熙岚对自己姐夫的态度。看上去有些难以置信,但是谁叫宋小凡是赘婿呢。

只有最没骨气的男人,才会做赘婿!遭人唾弃。

废物!窝囊废!没用的东西!

这些侮辱性的词汇,宋小凡已经听了整整五年。

宋小凡眼里有异色闪过,嘴里嘟囔道:“一天,最后一天。”

一天,对别人可能就是短短的二十四小时,一晃也就过了。

但是对宋小凡,这二十四小时将会是人生的转折点。

任谁都想不到,这个窝囊的男人,会是曾经的豪门大少。

五年前,还是豪门子弟的宋小凡被那些所谓的亲朋设计陷害,为了夺他财产,将他赶出了京都豪门宋家。

一夕间,宋家大少酒后乱性,强奸嫂子被人赃俱获,流言在京都上流圈子里传开了,沦为最大笑柄。

宋氏亲族震动,全票决定将宋小凡驱逐。但是宋小凡敢对天发誓,他不会做出这种事。

可惜没有一人相信宋小凡是被冤枉了。

因为他宋小凡就是京都最混账最可恶的纨绔,做出这种事似乎理所当然。

那个从小和宋小凡订婚的未婚妻,当天就同他悔婚。

第二天便传出他的未婚妻陈嫣然与另一位豪门少爷结婚的消息,一顶绿油油的帽子盖下来,更是一下将宋小凡打落到了万丈深渊。

那个被他捧在手心甚至愿意为之去死的女人,从没爱过他。

那些什么都依着他的叔叔婶婶,一直觊觎父母留下的财产,对他百般逢迎,将其养成了一个废物,为的只是找机会一脚将他踹开而已。

他宋小凡,至始至终不过是个笑话!

那天起,宋小凡曾经的骄傲被打击的支零破碎。被赶后遭人嘲讽,落井下石。甚至与野狗夺食,乞丐同居,狼狈不堪。

直到有一天,一个自称是母亲留下的智能光脑出现在宋小凡脑袋里。

想到自己那个被人尊称为古博士的母亲,宋小凡就不觉得很奇怪了。绝望的宋小凡恍若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这个智脑按照他母亲的吩咐,叫宋小凡成为了古家赘婿,说是让他忍辱负重五年,打磨他被那些族亲刻意养坏的性格。

五年后带他一飞冲天,报仇雪恨,甚至是带他找到爸妈也不在话下。

人生的大起大落,让宋小凡看清了世态炎凉,宋小凡除了相信智脑没有别的选择。

“阿尔法,距离禁令解除还有多久?”宋小凡道。

紧接着他脑海里响起空灵的女声:“距离五年禁令解除还有二十三小时零五分。”

阿尔法,也就是智脑的名字。

据说是宋小凡母亲研发出的最高端人工智脑,领先人类科技最少百年。

智脑与宋小凡神经链接。这些年宋小凡已经体会过其神异,但宋小凡觉得,这不是阿尔法的底限,更多能力需要他自己去发掘。

突然感觉鼻子有些痒,宋小凡顺手拿起正在洗着的衣服在鼻子上擦了擦。

“啪!”一只素手迎面而来,少女含怒夺过自己的贴身衣物,起伏不定的胸脯昭示她难平的内心。

“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我姐给你吃给你住,你就是这样回报她的?”要不是想起自己有东西留在了洗手间,古熙岚也不会看到这么恼火的一幕。

她的窝囊废姐夫,居然拿着她的内衣,做这种人渣事情!

宋小凡无动于衷,甚至懒得去解释,只是将手上动作停了下来。

已经忍了五年,宋小凡怎么也不会让这五年的隐忍白费。若是比忍耐力,宋小凡自觉不弱于任何人。

“怎么?哑巴了?知道自己理亏了?没用的东西!”古熙岚再次把内衣往宋小凡脸上砸去,“我让你闻,叫你闻个够!”

在古熙岚看来,自己这样扔窝囊废姐夫,理所当然。

但是宋小凡敢偷闻她内衣,绝无可能!

主动与被动,岂能一样?

一想到宋小凡可能拿着自己衣服做那种龌龊事,古熙岚又是一阵恶心。

“给我赶紧把衣服洗了听到没有?”古熙岚叉着腰大吼。

“嗯!”宋小凡再次默默点头。

古熙岚也没了脾气,要是姓宋的跟她顶几句,古熙岚还有兴致继续骂下去。

但是这个窝囊废一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样子,古熙岚没那个心情。

跟一个废物置气,疯了?

公寓里住了三个人,宋小凡,宋小凡老婆古熙月,以及小姨子古熙岚。

古熙月,青城一家娱乐公司的老板,据说是江城豪门的小姐。因为抗拒家里的包办婚姻,一怒之下跑到青城自己创业,后来机缘巧合收留了宋小凡,与他领了结婚证。

古熙月的妹妹古熙岚,在青城高中上高三,明明白白的叛逆期小丫头,从来没有给过宋一凡好脸色。甚至以自己的赘婿姐夫为耻辱。

堂堂七尺男儿,在一家公司做文员,一个月两千。

连自己都养不活,还要靠老婆资助养活。

每天被小姨子骂成猪狗不如从不反嘴,活成了最没骨气的样子。

像什么男人?

可宋小凡偏偏就这样忍了五年。和他受过的创伤相比,这五年又算什么?

“最近我姐在公司加班,你明天下午开我姐的玛莎拉蒂去接我。”古熙岚厌恶道。

要不是那该死的刘莉莉挑衅炫富,加上姐姐没空,她才不会让这个废物去接自己。

第二章

文华公司,青城本土的一家广告公司,规模亿万级别,在青城算是家发展不错的公司。

宋小凡就在文华公司里当小文员。

工资只有两千不提,还累死累活,把人当牲口使唤。

“宋小凡,给我倒杯水。”

“宋小凡,给我揉揉肩。”

“宋小凡……”

吆喝声经久不息,宋小凡都一一满足。

在办公室,宋小凡地位永远最低下。从没人把他当做同事看待,更像是杂役。

“这是谁做的报表,给我站出来!”一声怒吼,半栋楼都被震动了。

“狗屁不通,驴唇不对马嘴!”

“杨经理,这是咋了?发这么大的脾气……”部门主管王富贵搓了搓手,往桌上报表瞟了一眼,心凉了半截,这不就是自己直接交给老板的那份吗?

“谁!谁做的!这份报表谁做的?”杨经理面红耳赤,刚刚他被老板叫到办公室狠狠数落了一顿。

甚至让老板说出了“不想干就滚蛋”的话。

但是这个报表绝不是自己交的,是有人私下给老板的。

这让杨惊天更加的愤怒,火冒三丈之高。僭越也就算了,还让自己背锅!

这个部门,是他管辖的,老板不找他找谁?

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王富贵眼珠子直转,硬着头皮道:“我……我可以查查……”

报表上没有署名,有的只是部门名称,要不然杨惊天早就找人拉起来臭骂开除了。

“那就立刻马上给我查!谁这么大胆,居然直接给老板交这样的报表,以为自己很厉害吗?简直混账!”杨惊天猛拍桌子。

不把人找出来,他杨惊天就不会善罢甘休!真当他这个经理是白当的?

“你们听到了吗?这份报表,到底谁做的?老实认了还能从轻发落。”王富贵扯着公鸭嗓大喊。

看杨惊天气的,得找个替死鬼才行。要不然自己吃挂落,不划算。

“王主管,这份报表,不是宋小凡做的吗?”一道迟疑声打破了短暂的平静。

正在收拾文件的宋小凡动作一滞。

报表,他可没做过,更没有交给老板。

然而王富贵脑海里灵光一闪,替死鬼,这不就有现成的吗?

这宋小凡,要背景没背景,要人脉没人脉,就一个廉价劳动力,平日里就是个背锅侠受气包,和人大声说话的勇气都没,不找他找谁?

“宋小凡,你怎么弄的?”王富贵转头冷冷道。

“刷!”一道道目光全往宋小凡身上汇聚,夹杂着幸灾乐祸与嘲讽。

连一丝怜悯,在这些视线中,也搜寻不到。

毕竟,这里是职场!不是个讲同情心的地方。

他们甚至羡慕那人脑筋转的快,捶胸顿足自己没有早一步把宋小凡给推出去。

“这份报表,能给我看看吗?”宋小凡淡淡道。

“哼!”杨惊天用力一甩,报表掉在地上,宋小凡弯腰捡起,拍了拍上面的灰尘。

“诶!你别不承认啊!我昨天看着你做的,就是这份!”还是之前那道声音。

赵本,部门职员之一。虽说和宋小凡没什么仇怨,但好不容易看到一个攀附王富贵的机会,怎么可能错过?

得罪一个宋小凡,取悦王主管,这买卖划算的很。

宋小凡,不就是个软蛋吗?谁都能踩两脚的人物。

果不其然,王富贵赞赏地看了赵本一眼。

“宋小凡,你还有什么话说?难道想否认这报表是你做的?赵本说了,就是你做的。”王富贵笃定道。

“你也是公司老人了,要勇于承认错误。”

话语里的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宋小凡就当没听见,不是自己做的,凭什么要承认?打开报表从头看到尾,随意扔到一边,开口道:“稀巴烂!”

“哼!你也知道稀巴烂?这么稀巴烂的东西,你敢交上去给老板?”杨惊天又愤怒的把桌子锤了三下。

王富贵的心跟着颤了三颤,表面却镇定自若。

“肯定是他做的!有些人为了得到老板赏识,什么手段都用的出,也不掂量一下自己什么水准。五年了,还是个打杂的。”赵本嗤笑道。

他就不信,办公室公认的窝囊废宋小凡敢反抗!他就是掐准了这一点,才肆无忌惮。

“倒计时……10、9……”

宋小凡微微闭眼,缓缓勾起嘴角,两手在颤抖,就算是他也抑制不住激动的内心。

“1、0!”最后一声报时,就像敲响了宋小凡窝囊生活的终章。

是结束,也是开始。

今时一过,他宋小凡便是蛰伏升天的飞龙,而不是一只任人欺凌的小虫!

再无人能辱他!

“宋小凡,你把我说的话当耳旁风了吗?什么态度?这份工作你还想不想做?”王富贵吼的面红脖子粗,“笑,你还敢笑?有什么好笑的?”

眼见宋小凡不承认,王富贵有些急了,就怕杨惊天看出什么端倪来。

“到底谁做的!”杨惊天忍耐已经到了限度,眼睛在部门每个人身上逡巡。

被他看到的职工,都垂下脑袋。

赵本咋呼道:“杨经理,就是宋小凡!他在公司做了五年杂工,想一飞冲天呢!就是白日做梦!”

“五年杂工,想要一鸣惊人呗!愚蠢!”

“这姓宋的真不要脸,是想卧薪尝胆?傻了吧!我看他怎么收场。”

“说话啊!我跟你说,这次谁都包庇不了你。”王富贵双手后背,慢悠悠道。

“我们部门出了你这种人,就是部门的耻辱。看在五年时间你任劳任怨的份上,我可以给你求求情……”

王富贵可以说是软硬皆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只要宋小凡认罪,那谁还敢把责任扯到他身上?

而且王富贵觉得,以宋小凡的软弱性子,肯定会替自己担下来。

但是,他今天失算了。

“说实话,我做不出这种垃圾报表!”

因为污蔑,宋小凡被赶出宋家。因为污蔑,宋小凡狼狈凄惨。

面对这种污蔑,宋小凡五年前就已经受够了!他不想再被任何人污蔑一次。

阅读 100000+ 58752
精选留言
赵天 36558
关注公众号后,点击第一条欢迎语就可以继续免费阅读,很方便!
17小时前
马上有钱 18689
真的太好看了,跌宕起伏,有意思!
9小时前

成都益捷商务服务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