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少女被弃尸荒野,17岁退伍兵梦中预见自己是凶手!

午夜万米高空。

楚云正坐在头等舱靠窗的位置,望着窗外的夜景发呆。

三个小时前,他还在华夏军事重地处的小黑屋里抽着烟。

几个穿着墨绿色军装的男人公然打翻了门口的守卫,冲进来情绪激动:“队长,你真的要退伍吗?”

楚云把手中的香烟掐灭,苦笑道:“我是被开除!”

“我不管,如果队长走,我们都不干了!”

楚云摇了摇头:“血狼不能没有你们,现在你们都去跑操场十圈,这是军令!”

见自己说完,几个人都没有动的意思,楚云怒喝:“马上给我去,现在就不把我这个队长放在眼里了吗?”

“收到,队长!”

几个人朝着楚云敬礼,随即含着泪水出去跑步。

楚云再次给自己点了根香烟,默默地抽着,手里握着一张被时间冲洗过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个黑瘦的男人,笑起来嘴边有小酒窝。

这个人叫猴子,是楚云的战友,一天前这个为国家立下无数功勋的男人在执行一次东南亚的任务战死沙场。

楚云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一人连夜前往东南亚,仅凭一把沙漠之鹰,血洗了半个东南亚。

但也因此违反军纪,轻则入狱,重则枪毙,而现在华夏最高军区的几个老头正在于华夏军事处的人激烈商讨,无疑,几个老头都想把楚云保下来。

这个为了国家,立下赫赫功勋的男人。

最终,一号首长以自己辞职要挟,军事处的人才妥协,只落下一个开除军籍的处分。

楚云走的时候,一位肩扛三星的老头拍了拍楚云肩膀:“有没有想好去哪?”

楚云笑着耸了耸肩膀:“猴子这辈子最放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女儿,既然他走了,他的女儿就交给我来照顾吧!”

老首长微微颔首,一把年纪了眼神中扔闪烁着泪花,留下一句话:“楚云,好好活着!”

楚云摆了摆手,留下一个英雄迟暮的背影。

“华夏从此,再无狼王传说!”

楚云走出小黑屋,当走到军事训练场的时候,一人突然爆呵。

“全体都有,敬礼!”

瞬间,全场数百军人纷纷朝楚云敬礼,同时行注目礼,一直目送着楚云消失在地平线,楚云没敢回头,他怕当年这帮昔日并肩作战的兄弟们看到自己哭的样子。

他,是在场所有人心中的神,华夏百万军的军魂!

“一切,都过去了!”

半晌,楚云才回过神来呢喃了一句。

半个小时后,楚云走出滨海机场,手机刚开机便收到一条短信,对方的电话后全都是星号加密,而短信的内容便是猴子的女儿全部的信息和具体 位置,甚至还有一张照片。

看到照片上可爱的小女孩,楚云不自觉的漏出一个笑容。

“跟猴子长得可真像!”

楚云看了看时间还早,小家伙估计还在上幼儿园,自己刚落地准备找个地方填饱肚子,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家牌子上标注着“spa”的场所,门口站着一个性感女人卖弄骚姿:“帅哥,进来按按摩啊!”

楚云本来想拒绝,可坐了这么久的飞机,腰背都有点僵硬,正犹豫的时候,却已经被女人连拉带扯的拽了进去。

“哎呀来嘛,我们这都是正规按摩,不舒服不要你钱!”

十分钟后,楚云躺在一张紫色的大床上,不禁打探着房间里迷情的装扮,咂咂嘴:“还是这帮人会玩啊,有钱人可真会享受!”

就在楚云感慨的时候,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穿着黑色制服套丝wa的女人,朝着楚云眨了眨眼睛:“帅哥,我是你的技师,接下来的时间请让我为您服务!”

楚云第一次来到这种场所,也不知道是怎么个章程,愣愣的说道:“行,你看着来吧,反正哥就是想放松放松!”

“帅哥你就放心吧,妹妹的手法绝对一流!”

说话间,楚云的衣服已经被小妹儿给扒了下去,当看到楚云黝黑健壮的身上,结实的肌肉高高隆起,一条条触目惊心的伤疤在小粉灯下显得很性感。

小妹儿不仅惊呼了一声,有些害怕:“帅..帅哥你是干什么的啊?”

“我啊,当兵的!”

见楚云这么说,小妹儿从松了口气,让楚云趴在床上放轻松,随即小妹儿也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当脱到只剩下一个胸衣和一条丝wa的时候,小妹儿直接坐在了楚云的背后上,开始由上而下的按摩。

“舒服……”

楚云重重的呼了口气,小妹都快整个人趴在楚云身上了,说话也开始变得挑衅:“帅哥,想不想来点更爽的服务?”

“更爽的服务?”

卧槽?说好的正规按摩呢?

就在楚云一脸懵比的时候,包房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美女从外面走了进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开始脱衣服,走到楚云面前的时候已经是一丝不挂。

这让楚云有些傻眼,这什么东西啊,皮衣诱惑?

等下,你脱衣服干什么,老子是来正规按摩的啊!

还没等楚云明白过来怎么回事,美女已经走上床搂着楚云的脖子开始一顿亲吻,连一旁的小妹都忘了自己是干什么的了。

“吻我,配合我!”

这是黑店吧?自己明明没点特殊服务,居然要霸王硬上弓?

楚云在战场里出生入死,身边的同性战友很多,女人一直都很稀罕。

俗话说,当兵三年,母猪能当貂蝉。

尤其是眼前的皮衣美女,狭长的丹凤眼,总有种冷冽致命的气质,竟让楚云生出怜香惜玉的感觉。

算了,横竖都是被宰,那就干脆放肆的来一次好了!

想到这,楚云翻身将美女压在身下,双手开始在美女的身上游走。

美女有些发楞,想推开楚云却发现来不及了。

楚云,竟然进去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包房的大门再次被人打开,冲进来几个手持黑枪的男人,美女心里咯噔一声,把头埋在楚云的胸前,陪着楚云的动作申吟起来。

几个男人一看到这种场面,顿时懵逼,摆了摆手:“抱歉,打扰了!”

随即在房间的角落里扫了一眼才关门离开。

楚云自然知道刚才有人开门,但现在做的这件事是在太爽了,楚云根本没时间搭理他们,此刻已经在坐着最后的冲刺。

等一下,最后的冲刺?

是的,就在美女打算一把推开楚云的时候,却发现楚云的动作越来越快,似乎要把自己送上云霄了,一时间美女竟然咬着牙劝着自己:“算了,既然都这样了,就多爽一会吧!”

说话间,楚云已经低吼一声缴械,没办法,谁让楚云还是处男,处男能坚持这都快五分钟了,已经很厉害了好不好?

可被舒服的那位美女并不知情,见楚云就这么几分钟,冷笑着穿上自己的衣服,朝他竖起中指:“你个秒射男。”

第二章

“我靠,你的工号是多少,我要投诉你侮辱客人!”

楚云一脸的愤恨,自己是处男啊,秒射怎么了,就算秒了你为什么要说出来嘲讽我?

就在楚云愤愤不平的时候,美女突然从穿好的黑色皮衣里掏出一把银色的手枪指着楚云:“今天这件事不准说出去,否则我杀了你!”

“还有你,听见了吗?”说话间,美女已经把手枪转向了技师小妹。

技师小妹已经吓的大惊失色,愣愣的点了点头。

美女转身离开,刚迈开步子便发现自己某地方火辣辣的撕痛,强忍着痛苦美女还是走出房间,技师小妹一脸苍白的看着楚云:“帅..帅哥,我们还来吗?”

楚云苦笑着摆了摆手:“你先下去吧,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就好,这是你的小费!”

楚云从钱包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递给了小妹儿,看到钱之后小妹眉开眼笑:“谢谢帅哥!”

技师也离开之后,楚云一个人一丝·不挂的躺在大床上,给自己点了根烟,玩味道:“枪里又没有子弹,吓唬谁呢?”

转过身看到床单上那一抹红色的血迹,楚云的嘴角漏出笑容,咂咂嘴:“咱俩都是第一次,扯平了!”

不过仔细想想楚云还是觉得不公平,老子明明救了你,还搭上了第一次,却被扣了个秒男的帽子!

抽完一根烟后,楚云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便朝着米朵所在的幼儿园走去。

到幼儿园的时候,刚好放学,站在马路对面的楚云看着不断走出来的小孩子,心生欢喜,想着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有这样一个孩子就好了。

每天送孩子上上学,放学溜达溜达,不就是最安逸的生活吗?

这时候,从学校里走出来一个粉嘟嘟的女孩,背着一个小书包,走出来之后便在马路边张望,似乎在找人。

楚云眼神有些激动:“猴子,你看到了吗,这是你的女儿啊!”

可女孩等了半天也没见到来接自己的人,当别的孩子都有父母来接,而米朵却站在原地孤独的等人,楚云皱了皱眉头,心头莫名升起一股火,走上前去。

还没等着楚云走过马路,米朵的身后有一辆宝马X5,很夸张的按了两下喇叭,吓了米朵一跳,随即车窗摇下一个中年妇女的头探了出来:“哪来的野孩子,滚开别挡路!”

米朵本就吓了一跳,此刻又被人吼,小嘴一倔有些委屈,不过还是乖乖的让到了一边。

可楚云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却再也不发忍受,眼神里闪过一丝毒辣,大步上前走到米朵面前把米朵抱在怀里,满是疼爱:“孩子,你妈妈呢?”

小姑娘不认真,看到有陌生人抱自己,米朵摇了摇头:“朵朵没有妈妈,朵朵只有姑姑!”

“姑姑?”

楚云皱了皱眉,没听说猴子还说自己有个姐姐啊,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丝毫没有把小姑娘放下的意思:“朵朵家里在哪啊,叔叔把你送回家好不好?”

“不好,姑姑每天都很忙,但姑姑一定会来接朵朵的哦!”

见小家伙这么可爱,楚云的心都被萌化了,摸了摸小家伙的额头。

而就在这时候,宝马的女主人似乎还过不去,又按了几下喇叭:“你们俩瞎啊,看不见我过不去吗?”

“叔叔,姑姑来了!”

这时候,小家伙指望不远处一辆酒红色的法拉利,眼神里带着一丝兴奋,看得出来小家伙很喜欢自己的姑姑,。

而下一刻,从法拉利走出来一个女人,穿着紫色的长裙,下半身是紧身丝·袜包裹着,大长腿十分笔直,长发披肩,身材火辣,属于那种一露面,即可让四周人黯然失色的一类。

“朵朵去找姑姑好不好,叔叔还有些事处理!”

“恩,好!”

小家伙很懂事,背着眼看着比自己都重的书包朝着美女跑去,嘴里大喊着:“姑姑!”

看着小家伙安全到美女怀里的时候,楚云才转过身,走到宝马面前,狠狠的一拳砸了下去。

砰的一声!

宝马的车玻璃便被砸碎,楚云一只手伸进去,准备从车窗把中年妇女拽出来,奈何妇女的腰粗的跟水桶一样,直接死死的卡主,动弹不得。

楚云冷声道:“我兄弟死之前告诉我,这辈子谁欺负他都行,但是有人欺负他的女儿,必须死!”

“而现在我兄弟死了,他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我也告诉你,欺负我女儿的人,必须死!”

说着,楚云一手拽着中年妇女的头发,一个高抬腿狠狠地劈了下来,踢得中年妇女鼻血哗哗流,面无全废。

“你等着,有本事你今天别走,我让我老公弄死你!”

说着,中年妇女顾不得狼狈的样子,即便是卡在车窗上还能摸到兜里的手中,打了个电话哭嚎道:“老公,我在幼儿园让人打了,你快来救我啊!”

“好啊,我就在这等着你们,今天谁来了都不好使!”

楚云已经很久没这么生气过了,今天实在是忍无可忍,转身走到美女面前,楚云再次有些责怪:“有你这么带孩子的吗,放学十分钟后才来?”

林安琪皱了皱眉,虽然被面前的男人呵斥了,但丝毫没有反驳的理由,毕竟公司每天大大小小的事情已经让林安琪迟到十分钟来已经是一路加速了,而刚才米朵已经把事情都跟自己说了。

“我接受你的职责,这是我的疏忽。”

滨海市第一冰山美人,能说出这样的话已经是一个奇迹。

楚云还想说什么,可看到面前美女这张冰冷的面孔顿时没了脾气,叹气道:“带着孩子吃口热乎饭吧,在忙也得照顾孩子的情绪。”

林安琪恩了一声,没有反驳,毕竟眼前的男人没有恶意。

而且林安琪感觉的到,似乎眼前这个男人对朵儿有些上心的出奇。

小家伙上车之前还没忘了朝着楚云摆了摆手:“叔叔再见!”

楚云站在原地,同样笑着摆手。

林安琪坐在副驾驶,透过倒车镜看到楚云充满溺爱的笑容,有些不理解,但也心生怨恨。

长这么大,貌似是林安琪第一次被人指责。

望着法拉利呼哧而去,楚云有些打趣,这死猴子,光跟自己说有个可爱的女儿,他妈还有这么漂亮的姐姐怎么不说呢?

“老公,人就在那,快弄死他!”

楚云知道,中年妇女叫的人到了……

第三章

“谁他妈欺负我媳妇儿?”

中年妇女的身后,站着一个虎背熊腰,竖着油性大背头的男人。

大背头穿着一件黑色T恤,露出胳膊上的刺青,几步走到楚云面前,叉腰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就是你欺负我媳妇儿?”

那中年妇女站在大背头后面,轻蔑地望着云。

周围的路人看见,也是敢怒不敢言,离这边远远的。

“是的。”楚云居然干脆地点了点头。

大背头愣了一下,没想到楚云如此爽快地答应,好像根本不怕自己似的,这家伙是不是有什么背景?

“好,你承认就行。”

大背头气势汹汹的瞪着眼珠,好像要把楚云给生吞下去:“知道老子是什么人吗?把我媳妇儿的车玻璃都给砸碎了,这笔账怎么算吧?”

楚云瞥了一眼破碎的玻璃窗,淡淡说:“赔钱怎么样?”

楚云从自己随身携带的挎包里面,掏出几沓钞票甩在大背头面前。

“这么多钱呐!”

中年妇女见钱眼开,用胳膊肘碰了碰大背头,偷偷使了个眼色。

是只肥羊!

大背头也瞧见楚云的包里,还装着不少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全部弄过来!

“呵,这点钱就把我们打发了?把你包里的钱,全都拿出来还差不多。”

楚云也不含糊,将包里的钱全都掏出来。

厚厚的一沓,差不多有五六万的样子,是他全部的退伍费。

对面的大背头,手里抓着这叠钱,没想到这次敲诈居然如此轻松。这让他有点得意忘形,还想要在楚云身上多捞油水。

楚云眼神犀利地望着他,立刻明白了他的:“你还想怎么样?”

大背头冷哼一声:“钱是赔了,但我媳妇儿的气还没消。这样吧,要么你再弄点精神损失费,要么跪下来认错!”

“对啊对啊,他刚才还动手打我来着。老公你要替人家报仇啊~”中年妇女故意用嗲兮兮的语气说话。

“放心,这口气老公肯定给你出!”

大背头故意拉开自己的领口,露出鼓鼓的胸肌,拍得噗噗作响。

“怎么办?要不帮他们报警吧?”周围有人看不下去,准备拨打110。

大背头激灵一下,指着周围的群众高声威胁起来:“我看谁他妈的敢报警?老子非弄死他不可!”

周围的围观群众,投来畏惧的目光,纷纷绕开路,看来不敢再多管闲事。

这让大背头愈发感觉得意。靠这满身的腱子肉和刺青,吓退那些傻鸟,面前的楚云就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精神损失费吗?一万块钱够吧?”楚云问道。

大背头觉得今天是弄到肥羊了,头昂起更高:“嗯,这还差不多,再给老子弄一万块钱,就可以放你走。”

“你这块车窗玻璃,换一下也就是四五千。精神损失费一万。一共是一万五。”

楚云森然一笑,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这里是五万块,剩下的三万五,刚好做你的医药费。”

他把钱塞进那个大背头手里,大背头还没弄明白这话什么意思,楚云已经率先动手。

他一个健步上去,左脚如雷霆踢出,踹中大背头的膝盖。

“草泥马!”

大背头膝盖一软,跪倒在地上,哇哇大叫,伸出双手拦腰想要抱住楚云。

楚云握住大背头的手背,发力向外撇去,半转身捞住大背头,向上掀开。

只见一阵黑影飞过,大背头连人一起,砸进那辆宝马车的玻璃破口,倒栽葱似的晕倒在座位上。

鲜红的血液,从大背头的脑袋上面流淌出来,洒得玻璃上面都是粘稠的血液,场面十分血腥。

“啊!”周围的人见到这场面,都不由地尖叫起来。

楚云做完这一切,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灰尘,准备离开。

“钱、钱都在那里。求你别、别来伤害我!”

中年妇女赶紧低声求饶,鼻腔里发出呜咽的声音。此时她的两条腿都给吓软了,爬也爬不起来,只盼望能花钱让眼前的煞星放过自己一条生路。

“那些钱是给你的赔偿,一分钱我都不会动,这是我的原则!”楚云顿了下:“不过你记住,开车注意遵守交规。”

“啊?遵守交规?”中年妇女听到楚云说出这四个字,嘴巴张得能塞下一只拳头。

楚云做事,向来一码归一码。

今天要不是这个中年妇女险些撞到米朵,他也不会着急上火,对这个女人动粗。

身为一名华夏军人,血狼的狼王,他即便已经退伍,也从来没忘记自己的职责是保护百姓,拳头不该对准弱者!

撂下这句话,楚云走进旁边的一条小巷,突然听到自己背后有脚步声响起。

出色的反侦察经验,让他瞬间判断出有人正在跟踪自己。

他猛然停住脚步,对背后的人说:“你跟着我做什么?我可是穷人啊。”

“刚才我看你的身手很干练,当过兵对吗?”

让楚云惊讶的是,背后跟着自己的那个人,居然是个挺漂亮的女人。

对方穿着一身灰色条纹的ol装,包臀裙下面笔直的腿上,裹着一层肉色的丝·袜,脚下还踏着一双黑色的细足高跟。

这种八厘米的高跟鞋,承托出美女的小腿修长纤细。

穿这种高跟鞋,行走起来,十分不便利。底部敲击地面的时候,还会发出很大的响动。

楚云直到小巷之后,才发觉到她的脚步声,也说明这位美女的身手并不简单。

楚云一边观察着面前的美女ol,一边揉了揉鼻子:“管你什么事?”

美女并不生气,从自己的名牌皮夹里,抽出一张名片准备递给楚云:“我们公司正在招揽总裁助理,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来面试一下。工资和酬劳保证让你满意。”

楚云看了眼美女递过来的雪白柔荑,却没有接名片,而是大咧咧地摆手离开:“不用。我不需要来历不明的工作。”

“来历不明?这家伙简直不识好歹!”美女忿然望着楚云离去的背影:“我白玲好歹也是滨海第一集团——玉兰集团的总经理,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

她气得跺了跺脚,紧咬嘴唇:“要不是刚才看你功夫不错,我才懒得搭理你!臭男人,自大狂!哼,以后别落在我手里!”

楚云并不知道白玲在背后的腹诽,这次见到米朵之后,他就在思考一个问题。

要怎么和米朵相认?

直接告诉她,自己是她爸爸的战友?

那么米朵万一问起来,猴子现在在什么地方,自己该如何回答?

欺骗小米朵?纸终究保不住火,自己也不想骗她。

可如果实话实说,那对小米朵来说,丧父之痛,是多大的心理打击啊!

想到这种问题,楚云就觉得脑壳发痛。他走进路边一家面摊,叫了碗肉丝面,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楚云吃完面,抹嘴站起来准备离开,看见桌上放着一份滨海日报,上面刊登着一则招聘启事。

“玉兰集团现向社会招聘司机一名,男女不限,年龄不限,要求驾龄五年以上,五官端正,无任何不良记录,拥有特殊技能,及退伍军人优先,待遇从优。详情咨询电话:138……”

玉兰集团?那不是米朵的姑姑,林安琪的公司吗?

楚云看到这条招聘信息,眼睛一亮:有了!

阅读 100000+ 58752
精选留言
赵天 36558
关注公众号后,点击第一条欢迎语就可以继续免费阅读,很方便!
17小时前
马上有钱 18689
真的太好看了,跌宕起伏,有意思!
9小时前

成都益捷商务服务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