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去世留下巨额债务,妻子做保姆还债,推开雇主家门傻了眼…

垃圾桶旁边,一个男子正在翻找着被丢弃的饮料瓶子,每拿走一个,都会抬起头看看周围,好像生怕被熟人发现。

“嗯?这不是林夕吗?”

迎面走来了两个女生,其中一个开口道。

另一个女生脸‘唰’的脸红了。

她是林夕的‘前女友’王姣,旁边这个是她的闺蜜兰兰。

林夕沦落到这个地步,全是因为王姣,上次逛街,她表示很喜欢周大福家的一块珠宝,林夕想让她开心,就多兼职了几份工作,加上自己原来的积蓄,兴高采烈的买了一个送给她。

林夕家庭条件不好,大学期间全靠自己勤工俭学,这次花光了老底,只好想办法赚钱糊口,包括捡瓶子。

王姣的闺蜜无意中发现过他一次,回到寝室就给大家八卦,这深深灼伤了她的自尊心,她因此提出分手。

“你看,我就说他平时捡垃圾为生吧,你还不相信。”

兰兰口气嘲讽的说道。

“长的还人模狗样,没想到是个捡破烂的,就你也想追我们家王姣?懒蛤蟆想吃天鹅肉。”

王姣拉着兰兰,想快步离开这里,现在她感觉自己的脸都快被这个男人给丢光了,怎么会认识这个人!

林夕也很不好意思,他抓着黑色塑料袋准备离开,这时,一辆白色的奥迪A6缓缓停在了他的面前。

四个圈的标志灼伤了林夕的眼睛,他的身体僵硬,膝盖有些颤抖,险些没跪倒下去,他丢脸已经丢的够多了!

车门打开,果然是自己班里的同学,名叫康博,是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老爹在本市搞房地产,相当有钱。

有次林夕带着王姣出去玩,偶遇了康博,他觉得王姣有几分姿色,直接无视林夕的存在去占人家便宜,去追人家。

在他眼里,林夕连一坨狗屎都不如。

康博看了眼林夕,讥讽道:“这不是咱们班里的三好学生吗?怎么在大街上捡破烂啊?是不是找到好工作前先磨练下自己?”

林夕没搭理他,继续往前走。

康博从后车门里拿出一个大盒子,走到王姣身旁,直接抱住她亲了一口。

林夕的余光刚好瞥见,心如刀绞,他不禁停了一下。

康博自然发现了,他把盒子拿到一个很显眼的地方,大声说:“姣姣,你不是喜欢珠宝吗?这是我朋友从国外买来的,价格不是太贵,咱们是学生嘛,都低调一点,总共才花了三万多块钱,毕业后,我送你个更好的。”

旁边的兰兰眼睛都直了,满脸羡慕的神色,这极大程度激发了王姣的虚荣心,她主动抱住康博,亲了一口。

有情饮水饱,毕竟只是童话,林夕和康博比起来,她根本不用想都知道该怎么选择。

康博转过头,把一个东西扔到了林夕脸上,砸了后,又滑落在地上。

那是林夕倾其所有,给王姣买的。

康博抱着王姣,道:“送女孩子礼物就送个像样的,五千多块钱的东西,你打发要饭的呢?”

“要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不信,五千多块钱就让你沦落到这种地步了,看在一个班,你又没有碰过王姣的份上,我帮帮你吧,以后给我洗袜子裤头啥的,一件十块钱,不比你在这里捡垃圾强啊?”

康博把王姣安排在了副驾驶后,又向兰兰招了招手,说:“一起吧,带你们玩好吃好喝好。”

兰兰笑着点点头,高兴的跑了过去。

康博对着林夕竖了个中指:“考虑一下吧,给我打工,还是继续这样。”

轰!

奥迪A6在强大的引擎声中,呼啸而过,恰好撵在了旁边的一个小水坑里,喷了林夕一身的泥水,狼狈的很。

林夕拿着塑料袋,呆呆的站在原地,他看着地上的珠宝,百感交集,犹豫了下,还是选择没捡。

虽然这玩意儿对他来讲很贵重,但也是一段伤心的记忆。

他自问对这份感情很认真,只不过,这个社会的女孩子,大都已经严重拜金,真情?呵呵,不值一提。

微风吹过,林夕的头发飘摆不定,这时,他的手机嗡了一声。

他没有理会,失落的往前走着。

几分钟后,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林夕麻木的接通电话,那边是母亲的声音:“干嘛呢儿子?本来这件事想给你文字说,怕你接受不了,但你不理妈妈,只好给你打电话了,明天是你二十岁生日,妈妈有件事情不能再瞒你了。”

林夕问:“什么事情?”

妈妈回答:“你爷爷根本没有死,而是林氏集团的总裁,但咱们家族有个规矩,二十岁之前,要让孩子体会到贫穷的滋味,在二十岁生日当天,便可以恢复身份,继承属于他的一切。”

“这些年爸爸妈妈亏待你了,希望你能理解我们,我已经给你卡里存了一笔钱,明天早上就可以用啦。”

“不是太多,你先拿着去花,不够了随时给妈妈要。”

林夕一脸懵逼,那个朴实,节俭的妈妈,到底在说什么?她又经历了什么?正在好奇呢,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林夕拿出手机看了下,共有两条未读。

“儿子,在不在?”

“您的银行卡XXX存入定期存款1000000元,余额1000080元。”

林夕倒抽了口凉气,险些背过气去,这…他用手狠狠扒拉了下自己的脸,又捏了自己一把,挺疼。

话筒里,妈妈又交代道:“儿子,千万记住,凌晨以后再花,这是规矩,也是家族给你最后的考验。”

林夕吞了口唾沫,连忙答应下来。

林夕呆呆的坐在路边椅子上,一直到太阳落山,都还有些难以置信。

等等,林氏集团什么鬼?我怎么忘记查了?

林夕拿出手机,在网上搜索‘林氏集团’四个字,立刻出现了许多信息,这是一家庞大的企业,涉及到的业务几乎覆盖了方方面面,资产估值在几千亿!全世界都可以称为凤毛麟角的存在!

林夕深吸了几口气,自言自语。

“就这样…成为了这个集团的公子?”

“就这样…富可敌国?”

“就这样…走向了人生巅峰?”

林夕站了起来,驼了很多年的背不驼了,闪烁了多年的眼眸不闪烁了,他攥紧拳头,激动不已。

第二章

今天是林夕的生日,那一百万已经可以使用,他决定去买一身像样的衣服,但财不外漏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他选择了些大众点的牌子,最后走进了家名为‘杰克琼斯’的服装店。

这里的衣服全是欧洲范,在林夕看来,都很时尚,接待她的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工作服下,是魔鬼的身材,大腿修长,皮肤白皙。

萧雅大致看了下眼前这个人的穿着,全是地摊货,总共价格超不过一百块,心里涌起股鄙夷。

但萧雅还是压制住这种情绪,想着能榨出一点钱是一点钱。

她把林夕带到了价格偏低的区域,开始介绍。

林夕拿起来其中一件,问:“我可以试试吗?”

萧雅微笑着回答:“当然。”

林夕把外套脱下,递给了萧雅,她借此机会看了看标签,‘莲花’牌的,听都没听过,八成是莆田制造。

萧雅不禁担忧起来,这个穷小子试的衣服再便宜也要五百多块钱,想让他买,估计是很难吧。

林夕试完后,习惯性的看了眼标签,他把外套脱下,又指着另外一件,道:“我再试试这个吧。”

萧雅哼了声,心里自言自语:“果然是个穷鬼,看到价格后就不打算买了。”

但萧雅还是比较会办事,她始终保持着微笑,又给林夕拿了一件,结果这小子试完后又看看标签,给放回了原处。

林夕又试了好几件,全都如此。

萧雅越来越烦,真想直接说出来这已经是本店最便宜的衣服!但她还是给忍住了,毕竟那种态度会被领导惩罚。

于是,萧雅把这股火气全都算在林夕头上,并且越来越浓,越来越没有耐心,终于表现在了脸上。

她的微笑消失,露出副鄙夷嘲讽的姿态。

不能言语上看不起,这样总可以的,就算他投诉自己,不承认就行。

林夕也发现了萧雅态度的转变,他没有生气,而是走向了‘更贵’的区域,又指着其中一件衣服,道:“帮我拿一下这个。”

萧雅实在忍不住了,她压着火气,尽量委婉的说:“这件衣服要比那边的贵出一倍不止,八百多块起步。”

同时,她以种看不起人的眼神看着林夕,是那种可以灼伤一个人自尊的。

林夕‘嗯’了声,继续让她去拿,萧雅作为服务行业,自然不能拒绝,咬着牙帮他取下,心里却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上午刚刚来,就碰见这么个穷屌丝,明知道最后也不会买,还要陪他浪费时间。

这时,一个穿着时尚,痞子气很浓的小青年走了进来,他一身名牌,手腕上还有块表,梳着子弹头。

萧雅识人无数,一眼就看出这是真可以消费的客户,她立刻跑到旁边一名叫紫薇的女生旁边。

萧雅拉了下紫薇的衣角,低声说:“好妹妹,你去帮姐姐接待下那个客户,这个男的是姐姐老客户了,姐姐要去照顾下。”

紫薇刚刚来上班,很多地方不懂,也没卖出去几件衣服,基本上属于这个服装店里跑腿儿那种。

这也是萧雅找她帮忙的原因,换做别人,才让她来给自己背锅,换成别人,谁愿意接待那个穷屌丝。

紫薇点点头,想尽量给萧雅留个好感:“没关系的姐姐,你去吧。”

紫薇走向了林夕,林夕也没管为啥忽然换了个人接待,只是继续让帮忙拿这件衣服,那件衣服的。

紫薇在销售方面,本来就是白纸一张,她很谦虚的学习着,很尊重的对待着每一位顾客。

从始至终,她都没有一点的不耐烦。

萧雅腾出手后,立刻跑到小青年旁边,微笑着接待。

小青年仰着脖子,一副天下我最牛逼的姿态,说:“带我去看看一千块以上的衣服,低于一千块的我从来不穿。”

萧雅笑的比花都灿烂,带着小青年走到一片区域,又是帮忙选衣服,又是夸赞,又是端茶送水的,简直是当成了爷爷来供着。

萧雅斜眼看了下紫薇,她正在态度很好的接待着林夕,不由心里暗笑:“这丫头,心肠不好不是没有原因的,对谁都这么热情,简直是在浪费时间。”

嗡。

萧雅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下。

她拿起来看了看,是店长在群里艾特所有人的消息。

“今天是咱们店庆的日子,当日销售冠军可以获得自己卖出去衣服里面,最贵那一件总价格百分之十的红包,请大家努力。”

群里立刻炸开了锅。

“店长,这不是开玩笑吧?咱们店铺普通的衣服可是两三千的啊,一个红包就两三百,运气好的话,加上提成,一件就给发五百多块呢!”

这些员工的底薪,也不过才两千块钱,五百块已经不是小数目。

“店长万岁,今天我要努力成为销售冠军!”

“都别想了,估计又是萧雅姐的红包,她可是看人很准的,被她接待的人,十个有八个一定买,还有一个本来不买,愣是被她忽悠着买一件。”

“是啊是啊,萧雅姐又要发财了。”

“萧雅姐出来,晚点请咱们去吃个饭呗?”

……

萧雅看着群里的这些人胡侃,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她看着眼前这个小青年,心里已经有了个他最多能消费金额的大概。

“还好老娘我把那个穷屌丝甩给了傻丫头,不然在他哪里浪费时间,怎么可能获得销售冠军,领取红包?”

萧雅斜眼看了下林夕和紫薇,嘲讽的低语道:“穷小子和傻姑娘,真般配。”

小青年试衣服的时候,和林夕用了同一面镜子,他也看到了林夕的穿着,还有他试的衣服价格,心里涌现出股优越感,故意提高嗓门说:“这衣服不错,但价格不太满意,怎么才一千两百多块钱啊,来杰克琼斯买衣服,起码也要买件两千块以上的呗。”

小青年讲完这番话,偷偷看了看林夕,那小子抬着头,依然在‘八百块钱区域’挑选着。

小青年冷笑一声,肯定是个买不起贵衣服,想来买个牌子的穷屌丝,这种他见多了,最后估计是服装店里最便宜的一件。

听了自己的话不吭声,铁定是心里不舒服,咬着牙忍呗。

呵呵,谁让你没钱。

这么一比,小青年感觉自己不能再牛逼了。

萧雅也有自己的如意算盘,两千块的衣服,她可以提五个点,也就是百分之五,两千块,她可以提一百左右。

而且,根据她的经验,这一百块钱是一定可以拿到!

果然,小青年试了几次后,直接把衣服穿在身上,把旧衣服扔给萧雅:“给我打包,我直接穿着走。”

这件衣服价值两千一百多,萧雅很是开心,道:“好的好的。”

小青年似乎觉得优越感不够强烈,又故意加大嗓门,说了句:“上次有个朋友,来买这家衣服,买回去标签都舍不得剪,就留着去见女生的时候穿一下,不就件衣服呗,用这么珍藏嘛,我一般都是买了直接穿,反正两千多块钱我不在乎。”

小青年其实这次买衣服预算是一千七,但他见到林夕后,就忽然想装个逼,所以一咬牙,买了件两千一的。

萧雅笑着把他的旧衣服打包好,递了过去,小青年还特意走到林夕旁边的镜子前,左看看,右看看。

“嗯,不错,两千多块钱衣服就是不一样,穿着就很有感觉。”

这种在一个买不起自己东西人面前炫耀自己东西的感觉,令小青年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这衣服连角落都处理的很到位,都…”

“这件衣服不错啊。”

林夕开口了,声音很平静。

紫薇看着他指的衣服,善意的提醒道:“这件是大明星杨小杰给咱代言时穿过的衣服,摆在了咱们这家比较大的店铺里,算上存货只有三件,价值八千八百八十八,存货价值才三千八百八十八,你要的话,我让商家给你调货吧?买这一件不划算。”

“而且…”

紫薇再傻也可以看出林夕消费水平不在这里。

她打算阻止。

小青年和萧雅则一脸鄙夷的看着林夕,根本不觉得这个穷屌丝会买得起这件衣服。

没想到的是…

林夕直接抓过来那件衣服。

“今天是我生日,我想穿件新衣服,所以就不等了,除了这件衣服,还有那条衬衣,那个裤子,那双袜子,那双鞋,全都给我拿到更衣室,我穿着离开。”

“哦,对了。”

林夕想到了什么。

“找一个袋子,把我的旧衣服打包。”

紫薇有些不敢相信,萧雅和小青年也傻脸了,这货…该不会是来找事的吧?直到林夕到前台把账给付了,穿着一身暂新的衣服,提着自己进来时那一件离开了半晌,他们才反应过来。

萧雅跑到电脑旁,道:“让我看看这个人消费了多少!”

外套:八千八百八十八。

衬衣:两千五百二十一。

内裤:三百六。

袜子:两百三。

裤子:三千九百五。

鞋子:两千八百三。

总价格:一万八千七百七十九!

紫薇的提成有九百三十八,销售冠军已经没有悬念,八千八百八十八的衣服店庆红包是八百八十八。

紫薇今天赚了一千八百七十一!

萧雅竟然因为一百块,错过了这么大一笔收入,她眼前一黑,直接坐在了地上,而那小青年,早已经脸红的跑出了商场,不知去向…

第三章

下午,林夕穿着新买的衣服走进班级,安静的坐在角落,背后两个女生在窃窃私语。

“这身衣服好眼熟。”

“嗯,是大明星杨小杰代言那款,价格在八千块以上,普通版也要三千多,他哪里来的钱,竟然可以穿起这身衣服?”

“就算是康博,买这身衣服也要考虑考虑吧…”

小石听到了女生的议论,笑了起来,说:“这屌丝和我一个寝室的,平时吃饭超过三块钱都要考虑半天,前阵子实在没钱,都开始在外边捡垃圾了,哪能买这么贵的衣服,铁定是在某宝上买的假货。”

小石家境也很一般,但比林夕稍微好点,也就在他这里,自己可以找到些优越感,现在莫名被超过,心里自然不服。

而且,小石明明和林夕遭遇大同小异,却不想着感同身受,总是起哄欺负林夕,看他出丑,似乎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开心。

女生露出一脸鄙夷。

“没钱就是没钱,搞个莆田制造显摆啥呢。”

“没错最讨厌这类人。”

“平日里看他还挺艰苦的,没想到虚荣心这么强。”

“他这么做,对得起他爹他妈不。”

讨论声引起了周围人的关注,越来越多的同学参与这个话题,对林夕进行了一番道德高度的指责。

林夕也听进了耳朵里,但他没有理会这些人,他不想去口舌上争论什么,只想静静体验这身好衣服带给自己的品质感受。

小石拿着课本,凑到了林夕旁边的空位置上,想当着大家的面,拆穿林夕。

小石故意提高点嗓门,让尽可能多的人听到。

“林夕,这衣服哪里买的?挺好看的。”

林夕平静的回答:“杰克琼斯。”

小石差点笑出来,心想就你这穷屌丝,还在这里装,等会儿有你好看。

小石假装很激动:“真的吗?花了多少钱?”

林夕回答:“外套八千八百八十八。”

小石看林夕装的这么像回事,忽然很想笑,同时,他也更期待等会儿林夕的囧样。

他说:“好厉害,我听说杰克琼斯这种大牌子,衣服上都有二维码,用手机扫一下就可以显示详细信息,现在这科技,真是越来越牛逼了,能让我扫一下体验体验吗?”

小石已经拿出了手机,在他背后,几名同学有的拿着手机打算录小视频,有的已经伸长脖子。

总之,都在等着林夕出丑。

小石转过头,悄悄对那些同学坏笑一下,意思是,等着瞧吧,看这个穷屌丝到时候脸红不红!

小石看着林夕,断定他不敢让自己扫。

林夕‘嗯’了声,说:“我不知道二维码在哪里,你找找看,帮我扫扫,正好我也看看是不是真的。”

嘶!

小石感到有种不安。

背后那些等着看笑话的同学,也都屏住了呼吸。

小石早在网上查过哪里扫二维码,很轻易就找到了。

只是…

“嗯?”

小石看到手机上的信息后,楞了一下,他有些不敢相信,又重新扫了扫,依旧如此。

杰克琼斯,杨小杰代言款,指导价格,八千八百八十八。

一行刺眼的文字深深扎了小石的心。

小石背后的几个女生也看到了手机上的文字,那些准备录视频,看林夕出丑的人,也呆住了。

片刻后,周围响起了议论声。

“天呐…竟然是真的!”

“莆田制造会不会把二维码也给伪造了?”

“那不可能,二维码就像是身份证,假的是没办法显示官方信息的。”

小石面红耳赤,心里特别难受,原本在寝室里,还有林夕给自己垫底,现在他忽然买了件自己想都不敢想的衣服,怎么可能平衡?

小石并没有把这种不悦表现出来,而是眼珠子一转,笑着说:“是真的,林夕,最近在哪里发财了,怎么舍得买这么贵的衣服?”

林夕并不打算把自己是林氏集团公子的事情说出去,树大招风的道理他还是懂的,很平常的回答:“没事,我刮刮乐中奖了。”

小石很开心:“啊?中了多少?”

林夕说:“不多,三万块钱。”

班长赵曼拍了下他,道:“林夕,你家里条件不好,有这三万,存起来备用多好,干嘛拿来买这么贵的衣服,普通衣服不也能遮体吗?”

赵曼心眼比较好,对班里每一个同学都很照顾,平时大家欺负林夕,都是她给帮忙出头的。

林夕对她的态度,自然不会不好。

“今天是我生日,这不刚好赶上中奖,就给自己买了身像样点的衣服。”林夕微笑着回答道。

小石激动道:“握草,你看你这又是中了大奖,又是过生日的,怎么着也得请咱们去唱个歌呗?”

小石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冷意。

他已经悄悄计算过了,林夕这一身衣服,应该在一万五左右,他中了三万,还有一万五,他要找机会榨干这个穷屌丝。

赵曼开口道:“林夕别听他的,把这钱存起来,关键时候有用。”

小石说:“班长,你这管的可就有点多了,林夕自己都还没有说不呢。”

按理说,人家林夕靠运气中的奖,又没拿你一分钱,有个屁的义务带你去吃吃喝喝?林夕完全可以拒绝。

但林夕没这么做。

他笑着对赵曼说:“小石说的对,今天是我生日,咱们怎么开心怎么来,晚上我请大家去唱歌吧。”

小石道:“可不能是夜场吧?大半夜的不睡觉,挺熬人的。”

夜场的消费比黄金场低好多个级别,小石想要一次性榨干林夕的钱,自然是怎么贵怎么来。

他得意的望着林夕,心想小子,你别得意,有你好看的。

这时,背后几个平时经常欺负林夕的同学也跟着起哄。

“怎么着也要是黄金场嘛,再来几个大蛋糕!”

“看你这点追求,咱们林夕可是中了好几万块钱的大款,穿的衣服都上万,几个大蛋糕就满足了?怎么的也要几瓶几千块的洋酒吧!”

“就是就是,不要小看咱林夕,既然请客,直接请全班人去呗。”

小石听了这些话,心里偷偷乐了,他之所以提议去KTV,就是知道那些高档KTV,随便一夜消费几十万都不在话下,更别提一万多块钱,分分钟榨干他。

要是林夕给花超了,结账时候作难,那他就更开心了。

小石回头对同学们说:“那就这么定了,晚上林夕要请咱们全班人唱歌,大家给个面子,来庆祝他生日快乐,地点嘛…”

小石犹豫了下,立刻就有人起哄。

“钱柜KTV,设施特别好。”

“哼,这话说的,咱林夕大寿星穿着几万块的衣服,去你说那破几百块钱消费水平的地方,掉身份不?起码也要去夜宴啊!”

“对!夜宴!”

夜宴是家特别有档次的KTV,每天夜里,门口停车场基本都会变成豪车展览秀,那美女服务员,在门口站成两排,从门前路过都能流一地口水。

传言那里随便一个包厢,都要好几千块钱。

这全班四五十号人,就算是买两个大包,也快要上万,随便点几瓶酒水,就把林夕这次中的奖给榨干了。

“好,就夜宴!”

小石开心的说着。

全班人的气氛都被调动起来,大喊着什么林夕威武,林夕牛逼之类的。

赵曼担忧的说:“林夕,别听这些人咋呼,把钱留好,那地方根本不是咱们学生可以消费的…”

林夕微笑着说:“没事儿的班长,今天就请咱们班里的人去夜宴玩玩,刚好我也想体验下,这种奢华的生日。”

赵曼还想阻拦,但还没有开口说几句话,就被小石这些人给顶了回去,班里的其他人一听去夜宴,大部分人都想去见识一下,你一言我一句的,就把这件事情给敲定了。

当然,最高兴的,还是小石。

他很期待林夕今天晚上的窘样,想着想着,不自觉的,都笑了出来。

……

校门口,几个穿着打扮挺时尚的青年围在一起。

康博把烟头扔在地上踩灭,道:“什么?夜宴,草,这个穷逼还真不知道天高地厚。”

一个青年道:“对啊,博哥,你是没在课堂上,那小子威风极了,不就是中了三万块钱呗,又是他妈的买几万块的衣服,又是带全班人去夜宴的,能不这么嚣张吗?”

康博似乎都想到了林夕今天在班里装逼时的得意模样,他哼了声:“早知道老子不逃课上网了,这个傻逼,中了三万块钱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老子每个月生活费都两万块呢!”

康博家里比较有钱,老爸每个月都给打来一万七八,对他很是宠爱。

“没啥说的,博哥才是咱们班的土豪,他林夕顶多昙花一现。”

“对对对,博哥是我们的大哥。”

“博哥,你说咋整?要不要叫人去削他!”

康博拿起来可乐,狂饮了一口,说:“瞅你们那粗鲁的样子,能不能有点脑子?那个臭傻逼被欺负惯了,挨顿打算什么,我有个主意,可以狠狠的教训他!”

几个青年‘嗯?’了声,都靠向了康博。

康博低声说道:“兄弟们,今天晚上咱们…”

众人闻言,全都对康博竖起了大拇指。

夜晚,注定了不会平常。

只是鹿死谁手,还真是不太好说。

阅读 100000+ 58752
精选留言
赵天 36558
关注公众号后,点击第一条欢迎语就可以继续免费阅读,很方便!
17小时前
马上有钱 18689
真的太好看了,跌宕起伏,有意思!
9小时前

成都益捷商务服务有限公司